今天是:
    • 校友随笔

一张钢丝床 钱态

发布者:zk发布时间:2015-06-23浏览次数:108

      1998年初夏,我回到了阔别20多年的母校参加筹建电影电视艺术系的工作,一晃15年过去了,进入豆蔻年华的影视学院在百年南艺的沃土上逐渐枝繁叶茂,令人欢欣鼓舞,也让我这个还算辛勤的园丁生发许多回忆和感慨。

      南艺曾经在1969年设立了戏剧系,由江苏省戏剧学校话剧表演、舞台美术和编导专业合并而成,于1973年开始招收话剧表演和舞台美术专业学生,后因故停办。我在1976年从南艺戏剧系毕业后分配到南通工作,后来调到江苏省戏剧学校担任教员,同时开始触电:去北京电影学院学习进修、担任电视栏目、舞台演出总导演,也参与了几部电影、电视剧的拍摄。

      当得知母校有意恢复建立电影电视艺术系的时候,我们一帮同学和当年的老师们都很高兴,遂与陶泽如、吴志远两位老同学决定重返黄瓜园,为曾经培养过我们的母校贡献自己的力量。我记得,当时泽如正在剧组,志远的调动还在进行中,筹备办公室设在原先学校的电教中心,平时就我和王大洲老师两个人忙活,王老师人很憨厚,说话前总是先笑,做事极为认真,是影视学院第一任大内总管,开初学校很多关系多亏了他多方协调,王老师现在已退休多年,偶尔到学校肯定回到影视学院转转,见面很是亲切。

      那时候学校的各种条件都非常有限,我当时的住房还在省戏校,由于各种筹备工作非常具体、琐碎和繁重,经常熬夜,中午也来不及回去,后来加入同一战壕的徐淑华同志与王大洲老师一合计,从成教院借了一张钢丝床,暂时作为临时栖息之用,据说借床时正儿八经地写了借条,负责的老师还一再叮嘱:用完一定要还的呀!钢丝床平时收起靠在筹备办公室的里间——一间密不透风的黑屋子,同时兼作电教中心的设备库房——中午或加班太晚了不回去,就支开临时凑合一下。酷暑难当时,房间也没有空调,一台年代颇为久远的台式电扇孜孜不倦地转动着,我躺在一翻身就吱吱作响的钢丝床上,在黑漆漆的小屋子里认认真真地思考着未来——自己的,影视学院的。

      各项筹备工作也渐渐地有了些眉目、进入到正轨。1999年春节过后,北京招生点设在原中国儿童剧院的办公楼上,楼下是重庆美视的招生现场,张国立、邓婕的出现和人头攒动的考生与门可罗雀的我们形成鲜明的对比。负责报名、组织工作的老师多次唉声叹气地报告情况,充满了羡慕和嫉妒,我就安慰他们:不要着急,我们第一次招生,能超过50人报名就是胜利。当年,我们在北京点一共报了64人,而后来逐年攀升,现在光北京考点每年的报名量均超过5000人次。从2000年开始,北京的招生点放在了北京电影制片厂仿清楼,蹲在仿清楼的走廊上看着漫天飘飞的雪花吃盒饭、为扩大影响在北京电影学院发招生宣传单被保安带到办公室呵斥、反复给考生家长解释南艺是一所正规本科院校却经常难解他们目光中的疑惑……现在再说起时,都成为笑谈,成为了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

      后来钢丝床因表演专业学生用做道具不小心折断了,归还成教院时再三表示歉意,好在兄弟单位并未计较。一路走来,有艰辛、有曲折,但是,与南艺事业发展同步,影视学院在校党委、行政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扶持下,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从一个表演专业增加为戏剧影视文学、播音与主持艺术、导演、影视策划与制片、影视舞台美术六个专业;从仅有本科专业到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培养,并建立了博士后科研流动站;从第一届43名学生到现在的近600在读学生;从23个筹备人员到分设表演与导演、播音与主持艺术、影视文学与管理三个系,形成较为合理的老中青师资梯队;从2个排练场、几间办公室到设备先进的黄瓜园剧场、演播空间教室、省级实验中心……我们更欣喜地看到,师生屡屡在江苏省、全国的戏剧小品比赛中折桂;专著、教材从无到有,高质量的论文频现核心期刊;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高规格论坛、国际戏剧展演;毕业生在接受采访时屡屡提及母校南艺的培养……我知道,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因为我们爱南艺,爱影视学院。

      为了保证教学用房,现在的办公室虽然依旧不宽敞,但是条件已经今非昔比了,房间里有一套沙发,中午可以稍作休息,我躺在上面的时候,却常常想起那张钢丝床……


作者简介:

钱态,1953年生,江苏扬州人,南京艺术学院电影电视学院教授,国家一级导演,硕士生导师。1976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1998年调入南京艺术学院参加影视系筹建工作,并先后担任影视系副主任、影视学院副院长、党总支书记兼常务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