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校友随笔

我学生时代用过的小闹钟 刘金祥

发布者:zk发布时间:2015-06-23浏览次数:115

      退休后在整理物品时,学生时代用过的小闹钟,让我的思绪回到了四十年前。

      19733月,我从徐州老家来到了南京,来到了北京西路草场门,来到了心中的艺术圣殿:南京艺术学院。

      73年还处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当时政治大气候的影响,每天都有相当多的时间参加各种活动,学习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学习文化大革命的很多文件,有时还要上街游行,庆祝最高指示及二报一刊社论的发表等等。

      南艺七三级是文革后第一批工农大学生,大家的学习热情非常高,除认真上课外,还要参加各项政治活动,这样可用来练功练琴自修的时间就非常少了。那时的琴房管理很严格,每天早晨七点开门,晚上九点锁门。宿舍每晚十点关灯就寝,还要检查点名。在这种情况下,同学们就想办法,去找熟悉的或关系好的老师,在他们不用的时候或他们下班以后,到他们的琴房学习、练琴。因为老师的琴房是独立的,没有时间限制,就不用担心没琴房练琴的问题了。

      那时我们所有同学基本上都会早起练琴。老师要求勤练,但更是同学们的自觉行为。有的人五点多钟就起来了,到六点多钟差不多全都起床了,那时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俗话讲:30年睡不醒,后30年睡不着。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正是睡不醒的年龄。为了学习,为了练早功,很多同学买了小闹钟,放在床头,就是怕自己睡过了,醒不了。

      记得有一次,闹钟没闹,我就醒了。看了一下闹钟,已经五点钟了,就起床到操场练早功。练了两个多小时,天还没亮,觉得不对劲,回到宿舍再看时间,才夜里两点半。原来把十二点半看成五点了。这事已过近四十年了,可它一直印在我的记忆里。

      同学们的学习热情及良好行为,也都是老师们言传身教的体现。我们音乐学院王登云老师就讲过他们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是怎样练早功,怎样找琴房、借琴房,怎样挤时间练琴的。我们的学弟学妹们也是这样做的,七四级的一个拉大提琴的学妹,天还没亮就到学校食堂的回廊下练琴,差点被食堂的大狼狗咬伤,大家还把这事当笑话讲了好一段时间。

       南艺一直以来就有认真学习的传统。从刘海粟创办上海美专开始,一直沿传到今天,已是百年。我相信这个传统还会沿传到下一个百年。

      小闹钟是我在南艺学习生活的见证,也是我脑海里永远抹不掉的记忆。

2012106日晚


作者简介:

刘金祥(1950——),男,江苏徐州人。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1976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音乐系并留校任教。曾任南京艺术学院后勤处处长,演艺学院党总支书记兼常务副院长,人文学院党总支书记兼常务副院长。